天然捲推廣協會─MAWE分部

關於部落格
凡是自然捲都是好人──沒錯!這裡是充滿好人的天堂!
本週是充滿大叔味的銀他媽特輯,敬請期待!
  • 5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狼雨─這城市下起了雨

狼雨─這城市下起了雨



城市下起了雨。

 

 

 

 冷冷的雨水在黃磚鋪設的道路上旋起一圈圈漣漪。

Stray!

一抹迅速的白過眼即逝。

Stray! Stray!

滄桑的餘音嬝嬝不絕。

漂泊,漂泊,是誰這般呼喊著呢?

 

 


人心深層處是否都居住著一頭不馴之狼?

我們不甘被牽制,卻被自己所牽制。

終日生活在城市叢林中,被自己定下的規則所綑綁著,心卻無時不刻的嚮往著將自身放逐。然而,我們真能掙脫制度的牢籠,漂泊而去?

我們渴望無所羈絆的漂泊,實際上自己早已身在漂泊之流中。

我們生活著,對於不可測的未來感到恐懼,對於心中標的拿不定主意,我們生活著,漫無目的的生活著,不知將往何處而去,不知何處才是停歇之地,我們漂泊著,漂泊,渴望投身進入另一漂泊之中,渴望另一種心中平靜的漂泊。

 
在這樣一個年代,人類的文明將自己逼迫到了絕境。

 

 

  狼群已成為歷史,早在兩百多年以前就已無蹤影。

對於人類來說,這是恐怖的結束。然而,恐懼還是存在著。支配者的落沒,社會的動盪不安,黑影仍舊籠罩著人心。

如同恐懼,狼群並未真正消失,他們放棄身為狼的尊嚴,化成人身,和人類雜處而居。

如此,日復一日,生活著。

反觀我們,不也是如此。

為了遷就,在社會冷酷的現實之下求存,我們戴上虛假的面具,欺騙別人,也欺騙自己。我們無法以真我對人,在學校應付師長、同學;在職所應付上司、同事。我們半被迫的戴上各式各樣的面具以應付各式各樣的場合。長久下來,竟也和故事裡的狼群一樣習以為常,以為那就是理所當然的生存方式。

長期的虛偽壓抑,勞累著我們心靈,因此,才寄情於漂泊。

以為漂泊,就能釋放長久束縛的自我,不再偽裝。

 

 我依照自己選擇的方式生活,直到倒下。

 
 SteveConte嘶啞的歌聲中有歷經霜風寒雨的滄桑,他就像生活在城市裡的一匹狼,孤傲不群,並非不群,而是原就不屬於此。

 

 

人狼本非同類,生活在異類環集的都市中,如何有歸屬感?

別說是狼,就連同身為人的我們不都常叨念著,沒人瞭解自己,像匹離群的狼孤獨的活著。

觀賞狼雨,不禁也感到人與狼是這麼的相似。我們有自己的族群,守護自己的族群,也離不開團體生活。彼此之間有情感羈絆,然而我們人卻又多了那一分貪婪,因為貪婪而計較,彼此猜忌使得我們在團體之中卻有如脫隊一般的孤寂。

 
 末世之時,狼群開始尋找樂園。

 
 樂園,即是狼所統治的世界。為了能夠前往樂園,狼尋找著花之少女,而花之少女也尋找的狼。

 

 

故事是這麼開始的,一匹雪白的狼─狼牙千里跋涉來到了這個城市。牠追蹤的花之少女的香氣而來。

這城市中,也有同樣身為狼卻以人類姿態而孤獨存活著的其他野狼。背叛狼群而獨活,帶領著人類打劫貴族糧食的灰狼─狼爪、曾經被人類豢養,親近人類,個性膽小單純的狼嚎、最先成為狼牙夥伴,身為貴族實驗品的狼髭。狼牙的出現,加深著他們對生活現狀的質疑,在頹廢城市的狼狽生活讓他們幾乎喪失了身為狼的驕傲,活著只是為了下一餐打算著,對於未來沒有任何的冀望。活著,只是因為活著,如此而已。

原本狀似單純的尋找旅程卻因為貴族的介入、花之少女的被攎走而更加的複雜,這群狼族少年不免感到迷茫、質疑著樂園的存在,直到和花之少女─潔紗相遇之後,對於潔紗本身(人型之花)的不可思議,甚至是滿月之時所綻放的奇蹟更加穩定了他們前往樂園的決心。

 
也許明天的這個時候,大雨將漸漸停息,而週遭瀰漫的霧氣將模糊今天的記憶。這段遙遠的旅程,不知道是否通向明天。

 
片尾曲這麼的唱著,畫面上那匹遙望著眼前,不斷奔騰著的狼牙,好似樂園即在前方,那雙透徹的眼神是這樣的真誠、堅信不疑。所以,狼爪他們才會被他說服的吧!

  人在追求夢想的過程也是一樣的孤獨,在抵達之前,永遠也不曉得會得到如何的結果。只能像狼牙那樣,堅信著,依著本能和內心深處的吶喊不斷的向前,向前,結果已經不在重要了,深深烙印在心中的是那段追求的過程,是追尋中的挫折、坎坷,因為這些的焠鍊使我們本身更加璀璨。

 
延伸介紹:

 我對於動畫製作群卡司的並非十分瞭解,因此看到相關報導中,頻繁出現著「此片由曾擔任《新世紀福音戰士》和大友克洋《MEMORIES》中《最終兵器》的導演岡村天齋執導。」或者是「菅野洋子,日本NewAge界最優秀的四大音樂人之一……」的資訊也並沒有特別在意。

 若非我事先觀賞了動畫之後,才看到有關於菅野洋子的報導,想必我也不會這麼的認同。傾聽著片頭[Stray] Steve Conte 的歌聲一瞬間就把我拉進狼的心中世界,充滿野性、孑然一身、毫不畏懼,彷彿自身已化為一匹狼一般。我們渴望漂泊的心在那一刻猛烈的釋放,似乎隨時能夠破籠而出,隨著Steve Conte的呼喊放開一切漂泊!

 到了片尾,先前的激昂又漸漸的沉澱,隨著琴鍵的落下,隨著奔馳的足印落在潔白的雪上,取而代之的是平靜的孤獨。

Am I going home? 

Am I along?

 這一聲聲探問自己,多麼像實踐的途中遭遇失敗時對於自己詢問,期盼自己能說出一個肯定的答案,令自己徬徨的心不再惴惴不安,對於目標更加確信,不再猶疑不定。

 
除此之外,其他配樂也是十分悅耳,寫入人心的。我自己就對於pilgrim snow情有獨鍾。起音是清脆的琴,輕敲琴鍵所落之聲在心中盤繞不去,像是傾訴低語。琴音隱沒後,悠揚取而代之的是管絃樂,同樣的旋律奏在心裡卻是不同的滋味,埋入心中之後,琴音伴著絃樂又再次浮出…

 
我崇尚孤獨以及黃昏的落寞感,這類的曲子總能輕易引起我胸中的共鳴,我一邊感傷,一邊貪戀的擁抱著這樣的憂愁不忍放開,逐漸陷入樂曲漩渦中被吞噬殆盡。

 

 

 

最後,樂園究竟存不存在呢?

 呼應了片頭歌詞所說:

 反正我孑然一身,不怕失去什麼。我依照我選擇的方式生存,直到倒下

 身邊的同伴在風雪和貴族的摧擊中,一個接一個的消失。狼牙依舊不斷向前,直到牠倒下…

 

 「已經沒有任何人了..可以守護的人..都已經不存在了。」狼牙說。

 那麼,樂園呢?

 樂園終究沒有為了狼牙而開啟,又或許在那最後一瞬間在狼牙的眼中開啟了。 

只是,誰都不存在了。 
遺留的是風雪中無聲的嘆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