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捲推廣協會─MAWE分部

關於部落格
凡是自然捲都是好人──沒錯!這裡是充滿好人的天堂!
本週是充滿大叔味的銀他媽特輯,敬請期待!
  • 5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盛夏光年

 

 

 

 

 

 

 

                                                            盛夏光年

 

                                                           

 

 

 

 

 

 

 



                               

                             常聽說,年齡不是距離。                                        

                                  那麼,性別是嗎?

 


我以為,所謂的感情原就是流動不定的,而他的停留之處,又豈會有男女之別?人們卻總是習慣以認知為事物界定規範,非得要別人也認同自己。

說穿了,這社會便是要少數人依附著多數人生活著。那種在廣大潮流中被逼迫著順應流勢的感覺,頂不好受。

 

 

 

 

看盛夏光年,我並不以同志電影的眼光看它。

這是一段對於愛情探索的故事,愛情故事,講述人和人的情愛。男或女,愛戀著誰,一點都無妨於愛的本質。

 

 

 

 

 

 
每個人
生來就不應該孤獨

夥伴 情人
.....
這個夏天
已沒有任何名詞可以定義他們的關係了

 

很喜歡劇情簡介中的這一句短語。

每個人生來就不應該孤獨,不應該,但是卻又身陷孤獨之淖。 

 

 

 

 

守恆、正行、慧嘉三人各自有各自的孤獨。

守恆渴望著朋友,懼怕孤獨。所以,他非常的珍惜與正行的友誼。後來慧嘉的出現,愛情介入於原本單純的兩人友情。朋友,情人,這樣兩相為難的抉擇落在守恆眼前,他不想傷害任何一方,也無法放棄任何一方,他陷入了膠著中,選擇了短暫的逃避──對正行的隱瞞。

 
 而正行。 
雖然,一開始和守恆為朋友緣於老師希望藉由與人接觸改變守恆惡習的規定,但是最後也無法不去在意守恆了。這段友誼何時逐漸變質,無人能論定,但又能如何?

 
  這段情感早以不能平復。


  正行守著對於守恆不可言於世的愛意,在兩人的世界裡,孤獨著。
 
他渴望著守恆的愛,守恆則渴望著與正行的友情。兩人註定無法滿足彼此。

 
 慧嘉,在與正行的愛情爭奪中贏得勝利,似乎不應該也是孤寂之輩。 
但是錯了。

 曾經,她也徬徨於守恆的決定。在友情上,她絕無法勝過正行。正行對於守恆實在太過重要,難保守恆不會為了友誼而放棄和她的愛。  

 

 

 

 

 

 

 

 

 

 

 

 

 

 

 

 

 

 

 

    同樣是對於守恆的愛情,正行和慧嘉採取了截然不同的態度。 
    導演巧思將三人的名字、個性和恆星、行星、彗星做了連結。

正行、守恆長相為伴,似行星環繞恆星,正行的心緒也隨著守恆的一舉一動起伏。他對於心中對守恆的愛,像行星,依循著道德、世俗的軌跡,只能隱藏在心。

   
 相較於正行,慧嘉果斷、主動得多。正如,一開始追求正行到後來總是出席守恆的球賽,提出守恆考上大學就交往的決定。她傾向主導,而非被動的等待。

 不過,正行的隱瞞也不是完全沒有理由。撇開暗戀的羞澀不談,同性之間的愛戀使他不由得在意別人的眼光,甚至是守恆的眼光。

  

 

劇末,他問,如果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還會要跟我做好朋友?

他的問,隨著浪濤撲打在我們的心上,一種無以承受的疼痛。 
我們,為什麼要使得愛情變為不可見光的羞恥?

 


浪聲潮潮,浪花碎盡。
 
正行的心,想必也是凋殘不堪。

 

 

 

 

 

 

 



後言:

劇中正行的掙扎很深,那種欲語不能言的痛苦,讓我們的心也揪的死緊。

很心疼,然而有相同處境的人一定無可計數。

我恨過守恆,恨他不該給正行希望又判他死刑。

但,他的懼怕,也可能是你我的懼怕。對於失去一個心底至交,誰都不敢這麼想像。更何況,正行伴他度過兒時的難堪時光,他的心,甚至為正行多空下了一個位子,縱然那不是正行冀求的愛。

因為主觀,情緒隨著正行浮動,我們不自覺的怨起慧嘉的出現。可是正行卻沒有怨恨過誰,他怪自己,怪自己不該愛上同性。或許,因為正行的不責怪,我們更加的將不可傾洩的不快投注在慧嘉身上,但是,她不應該承受這些責難。

感情這回事,從來就怨不得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