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然捲推廣協會─MAWE分部

關於部落格
凡是自然捲都是好人──沒錯!這裡是充滿好人的天堂!
本週是充滿大叔味的銀他媽特輯,敬請期待!
  • 5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夢爭吵

他說:我是勝在有氣質。

 我好厭惡!厭惡說著這話時那副嬌羞表情。當時,我只是默默的收拾桌上,什麼也沒有多說。我靜靜的等,以為她還會多說些,好間接向我展示手到擒來的勝利。我覺得胸口悶悶的,卻又故作鎮定。我總是這樣,所以也沒有人會察覺我的異樣吧?那天離開教室之後,我頭也不回,只有她嘴邊的笑容如影隨形,怎麼也甩不去。

 
下一堂課還是遲到了。

在步行經過穿堂時,我又恰巧瞥見他倆的身影。成雙成對。

而我,竟趕忙迴避,狼狽的逃了。他自在回首燈火闌珊處,只是,有佳人相隨罷。

「遲到了?」

課堂上,總是憂鬱的少年對我問道。

「嗯。」

「幹麻這麼沒精神?你要把人家憂鬱王子的頭銜給奪走嗎?」

我瞪了一旁說風涼話的紅髮男一眼,「我現在沒力氣和你吵啦…」

拿出課本隨意的翻動,也不在意頁數。反正,心神早也不在這課堂上。

「是因為他成為活動主辦人的事嗎?」

憂鬱王子沒來由的拋出這一句,我雖然驚訝,但仍然沒回過頭看他。

「如果,只是這樣就好了。」

「怎麼說?」

「在這整件事情中,我覺得很無力。我什麼也無法挽回──,事情,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了…」已經沒有我所能立足之地了──

這一句我沒有說出,否則大概早就泣不成聲了。

「那麼,你怎麼不去找他呢?」

我搖搖頭,「已經不需要了。」我緩緩的吐出這句話,語氣是我難以想像的淡泊。「何必呢?何必無理取鬧,自取其辱?」

「是無理取鬧嗎?你是這麼認為的?」

「我…,我不知道。」面對他強勢的逼問我隨口敷衍,之後索性趴在桌上。思緒,在多次自我安撫下出奇地平靜。

「這樣的話,我們是沒辦法幫你的喔!」

我望著突如其來的紅色聲音疑問:「幫我?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要保住我們的憂鬱王子頭銜啊!」

噗!我不禁莞爾。

「艾德…」

啊,當事人發出抱怨了。

  

我,到底是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究竟,是什麼在支持著我呢?

老遠,我就感受到他那尖銳的視線,心中一緊,促使我停下腳步。

「還是算了。」我怯弱了。

想轉身,我卻連邁開步伐的勇氣都沒有。向前或後我都無能為力,於是我被夾在中間寸步難行。

我蹲下身,想藉由人群的來往阻斷他的視線。我太怯弱,因此無法面對他。

他們繼續討論著。

距離雖不遠,但還不到能聽得清晰的地步。因為舉辦活動,他們總是一起討論著,理所當然一起。討論的時間不長,但已足夠發生任何事情。

任何發生總是瞬間達成的。

不像有些事情,總是需要長期的醞釀。

「看看誰在這裡!」

兩個陌生的傢伙發現躲在一處的我,揪住我的手臂向他們那桌前進。

我感覺到了,他那盛氣凌人的眼光,縱使他並沒有看向這裡。

我抵抗著兩股將我帶向前方的力量,死命蹲低身子。糾扯,令我疼痛難當。

砰!一聲悶響令我撞上他們桌後的方形栽景。

我不覺得痛,只是緊縮身體避免他們注意到我狼狽的模樣。

那兩個魯莽的人忽然意會到什麼,退了下去,沒再拉扯我。

我知道為什麼,沒有人,沒有人能在他的面前抬起頭來。他們都同我一般畏懼著他,只是沒有我此刻畏懼得深。

「你還要像鼠輩一樣繼續躲藏著嗎?」低沉的語氣微揚,突破議論的紛擾傳了過來。

他、他說話了!四周頓時靜了下來。

我不打算走出去,而且也沒有力氣站起來。

「我不知道你聽聞了些什麼,但是我早就說過了,不需要管其他人,只要和我一起前進就好了。」

這、這我當然知道阿!

只是,只是或許你根本不需要我跟你一起前進…

金屬敲擊聲。是衣飾上的金屬配件因走動而敲響。

走、走過來了嗎?

如果讓他知道我因為害怕而腳軟豈不是太丟臉了?

完蛋了!

一雙皮亮的靴子駐足在我的面前。

剪裁俐落的灰色袍擺靜靜的飛揚。

是直司!

呼──

還好是直司。我暫時鬆了一口氣。

他澄澈的黑眸帶著疑惑凝視著地上的我。沒辦法,我只好指了指自己的腳,用氣音向他示意我無力站起。

「直司,他還是不願意起來嗎?」

「不,只是出了點問題。」

感謝你,直司。沒有公開我的糗樣。

直司伸出他的手,我仍然猶豫著,對他小小聲的說:「不行,我還是很害怕啦!而且,她也在那裡,我感到很沒面子。」

「她?」

他疑問,但一下子就明白我指的是誰。

「不用擔心。」

「我也很想不擔心啊─,可是…」

我還是拉住了直司的手,這時卡密優也來到我的面前。他也拉著我,用那可愛聲音溫柔的說:「我可以瞭解你的擔憂,但是沒有關係的。因為,路易是個很溫柔的人。」

雖然我放心不少,但是站起來後,還是忍不住躲在直司和卡密優的背後。

他們兩個人露出真是沒辦法的微笑回望了我,我只好一再的跟他們低聲道歉。

「你這樣畏畏縮縮是幹什麼?」聽聲音就可以感受到他著實不滿。

「我、我,因為…」

想要辯駁什麼,可是在覷見他的眼光後也只能說出零落的單字。

「因為路易你太兇了!」

沒錯!但是、但是卡密優你不能這麼直接的講出來啦!

「喔?什麼時候膽子變得這麼小了?」招牌的嘲諷語氣。

「現在、就是現在啦!」躲在人後的我,也不知是哪裡來的勇氣反駁了他。

聞言,他竟站了起來,不僅如此,更往這裡逼近。

「唔、過來了!怎麼辦…」

我問向直司兩人,但是他們還是微微笑著:「不用擔心。」

什麼不用擔心?到時慘的人可是我耶!

我想往後撤退,卻不知和誰撞個正著。

「唷,你又要逃跑了?」

愛、愛德的聲音?

我馬上放棄這邊的陣營逃到他們的背後去。沒想到,這兩個說要幫我的人竟然把我拱出去!

無可奈何,我只好抱著頭背對著他。心是慌亂的,畏懼著接下來未知的盛怒的責罵或者其他的處境。

「你還要躲到哪裡去?」

「我、我不知道…」

「除了這裡,你還能躲到哪裡去?」

……。

咦?這是原諒我的意思嗎?

 
只是正欲回頭,夢已醒。

或許,是我很窩囊的逃回現實了。

 

 

 

PS.我在考慮這篇的標題該不該改成「夢五美」呢?哈哈(被毆)

 

 

 

 

為什麼堅持不打出路易的名字?

答:是因為我很害羞!() 不過為了劇情需要該打的地方還是有打啦 >///<

 

上次夢見的時候,只有路易而已說。沒想到這次大家都出場啦!

不知道為什麼,每回夢見路易不是和他大聲之爭吵就是像這樣有所誤會,所幸最後都很幸福啦!光是夢見他,本身就是一件很幸福的事啦ˇˇ

老實說,直司真的是很溫柔呀,害我做夢之後小小的萌了他一下(變心!?),對,真的只有一下而已唷!

不過沒想到,在夢裡路易和卡密優都說了經典台詞呀!太帥氣了!

(驚!?難道說我吟遊中毒太深!?)

其實,醒來之後,我有種這真的是我嗎的感覺。不過,是不是已經不重要了。可惜的是,我終究沒做完這個好夢!(有一好沒兩好啦!)

 

唔?為了紀念這一個夢,我居然洋洋灑灑的寫了兩千多字!(可見實在是太幸福了!)

糟糕,完全把某肖拋在腦後了!請、請不要因吃醋而生氣啊,呵。我還是會好好的寫你的,絕、絕不食言!(奔逃)

 

 

 PS中的PS.

為了留住前段的憂傷情感,我刻意重複的播放著伊能靜的「一千遍我愛你」(老爹教的!)JJ譜的曲果然我一聽就喜歡!ˇ

雖然詞意和我所做的夢不相同,但是曲子帶給我的憂傷卻是雷同的。

最後我要說,我是很萌路易,但是並沒有這麼瘋狂(是嗎?)

但我還是要說:果然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呀!(這樣還不瘋狂嗎?)

一切只能歸咎於:誰叫我最近又看了「吟遊二」呢!哈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